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薩爾加多:攝影是一種最有力量的語言

2020-3-20 09:26| 發布者:cphoto| 查看:1742| 評論:0|來自:澎湃新聞

摘要:盧旺達難民營。坦桑尼亞,貝納科,1994 年。攝影是一種最有力量的語言,因為它無須翻譯,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能讀懂它。口述/圖片:塞巴斯蒂昂·薩爾加多整理:伊莎貝爾·弗朗柯節選自《薩爾加多傳》1984 年,無國界 ...

盧旺達難民營。坦桑尼亞,貝納科,1994 年。
攝影是一種最有力量的語言,因為它無須翻譯,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能讀懂它。
口述/圖片:塞巴斯蒂昂·薩爾加多
整理:伊莎貝爾·弗朗柯
節選自《薩爾加多傳》
1984 年,無國界醫生組織發起援助運動,為受到毀滅性干旱影響、正面臨饑荒的( 北部) 非洲薩赫勒地區提供食品和藥品。與該組織一起,我在馬里、埃塞俄比亞、乍得和蘇丹等地完成了長達18 個月的拍攝項目。
一系列的影像展現出成群結隊的難民從饑餓、焦渴以及戰亂中逃離,失去家園的人們涌向難民營,比如埃塞俄比亞科勒姆難民營,是當時最大的難民營,80,000 名難民群聚集在那里。我的照片出現在國際媒體上,法國《解放報》(Libération)密切關注這一報道,我直接與圖片編輯克里斯蒂娜·科若勒(Christian Caujolle)保持聯系。這些照片為人道主義事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1985 年,我因這一系列報道獲得荷賽獎(世界新聞攝影獎)和奧斯卡·巴納克獎。第二年,羅伯特·德爾皮爾(Robert Delpire)策劃在國家攝影中心出版名為《薩赫勒,困境中的人們》(Sahel, l’homme en détress )的圖書。1988 年,萊利婭為無國界醫生組織在西班牙建立分部又策劃了一本名為《薩赫勒,道路盡頭》(Sahel, el fine del camino )的圖書。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完成了大量關于難民和掙扎在饑餓和貧困線上人群的報道。在攝影報道中,每次我都會通過與拍攝對象一起工作的機構和組織同拍攝對象接觸,我花時間去結識新朋友,與他們交談。面對我的拍攝對象時,我總是讓他們在自己的環境中自然行動。我從來不會要求他們擺姿勢,他們也認可這種默契,在他們的默許下,我為他們拍照。沒有哪一張照片僅靠自身的力量,就可以改變世界上的貧困。然而,我的圖片結合文字、電影以及人道主義和環境組織的努力,成為譴責暴力、排斥、生態問題的更廣泛運動的一部分。這些信息幫助那些看到事實真相的人們提高改變人類命運的能力。
難民在等待發放食物。馬里,貢達,1985 年。
我并非來自北半球的那些發達國家,我也不必像我的有些同事一樣對這些災難充滿負罪感。我不愿拍攝物質上的貧困,因為那是我所來自的世界的一部分。因為“左翼”已在巴西執政,特別是在盧拉總統的帶領下,巴西已開始發展。在我年輕的時候,巴西是一個經濟欠發達的國家;在我離開之前,我見到了其貧困加劇。我總是發現位于北部(指發達國家)和南部(非發達國家)國家間財富再分配的不公平。我想向富裕國家的居民展現在非洲發生的饑荒,讓他們意識到全球經濟失衡的嚴重后果。出于同樣的原因,我也想讓人們聽到巴西無土地人群的聲音。
1979 年,當我得以重返巴西時,我為我家鄉的貧困所震驚。1964—1984 年,巴西大部分小農莊的土地擁有者將他們的土地以“吸引人的價格”賣給了大農場企業,那個時代的通貨膨脹使他們一無所有,從此過上朝不保夕的生活。我回國后拍攝的第一個專題就是反映這些農民的生活。他們被稱為“吃冷食物的人”(boias frias)。這群人已經沒有土地,他們生活在把他們賣出的土地連成一片的大農業莊園的邊緣。很長一段時間里,只有解放神學教會(Church of the Liberation Theology)對此事做出了反應。草根組織和農業工人聯合會(FETAG)幫助這些人集會,發出抗議不公正的聲音。
巴西,巴拉那州,1996 年。
1984 年, 無土地工人運動組織(the 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Sem Terra,簡稱MST)成立,有480 萬個農村家庭參與。15 年的時間里,我一直跟蹤拍攝他們的抗議活動。無土地工人運動組織做了一項全國未開墾土地的普查。基于普查,他們想迫使政府將這些未開墾的土地重新分配給一無所有的工人。于是在1996 年,在巴西南部巴拉那州(Paranà),我看到12,000 人,大約3,200 個家庭占據了一塊83,000 公頃,但其中只有12,000 公頃是可以耕作的土地。
無土地工人運動組織采取合法的行動,沒有傷害任何人,因為他們只占領那些未開墾的土地。巴西憲法規定,禁止擁有未被使用的土地。這并沒有阻止大業主觸犯法律:很多大業主雇用保鏢或警察驅逐占有“他們”土地的家庭。多虧了無土地工人組織的努力,這些土地大部分最終還是重新分配給了20 萬個家庭。
大約經過15 年的時間,我意識到我的影像完整地記錄了這一故事。于是,萊利婭策劃制作了一本收錄我的影像作品和巴西作曲家、歌手希科·布拉戈(Chico Burague)的詩作的書。此書由若澤·薩拉馬戈(José Saramago)作序,并于1996 年出版。這本名為《土地》(Terra)的書成為無土地工人運動的宣言。萊利婭還策劃了展覽,展覽的形式是2,000 個文件夾,每個文件夾中有50 張招貼畫,很容易裝訂起來。該展覽的目的是募捐,同時也是為宣傳那些土地“戰士”的故事。這些附帶有銷售的展覽還在拉丁美洲、美國、歐洲和亞洲展出。展出所有的收入都捐給了無土地工人運動組織。在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我們和國際團結組織(Frèresdes Hommes)合作舉行了世界巡展。
盧旺達難民營。坦桑尼亞,貝納科,1994 年。
每一張照片都是一種選擇,哪怕在困難的境況中,你也必須要抵達那里并為在那里而承擔責任。面對所發生的事件,無論你是堅持還是放棄,你總要明白為什么你會在這樣一個地方。追蹤報道無土地人群是我加入這項運動的方式,非洲饑荒的影像報道則是我對這一現象的一種譴責。無論在哪里,這些影像都能引發反響。攝影是一種最有力量的語言,因為它無須翻譯,世界任何地方的人都能讀懂它。
口述 :[巴西] 塞巴斯蒂昂·薩爾加多
整理:伊莎貝爾·弗朗柯
譯者:趙迎新
出版日期:2018 年11月
定價:89.00元
該書作者伊莎貝爾·弗朗柯(Isabelle Francq)整理的薩爾加多口述自己一生的創作經歷講述了世界著名攝影家薩爾加多如何從一名巴西的小鎮青年,經歷經濟學專業的培訓,最后成長為一位世界著名攝影家的成長歷程和心路里程。作為一位以上帝視角拍攝世間萬物而知名的攝影家,這本《薩爾加多傳》正是記錄了薩爾加多本人走過的那些路和路上的那些故事和思考。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圖文熱點

熱門推薦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