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2019年全球十大高價拍品說明了怎樣的市場趨勢?

2020-4-15 10:42| 發布者:zhcvl| 查看:526| 評論:0|來自:99藝術網

摘要:2019年行將結束,不管難不難,時間滾滾向前,畢竟2020年的拍賣即將開啟了。歲末年關盤點過去一年拍場的風起云涌,城頭變換,最后發現唯有資本是永遠的贏家,面對外部環境的復雜與叵測,金錢永遠只涌向它該去的地方, ...

2019年行將結束,不管難不難,時間滾滾向前,畢竟2020年的拍賣即將開啟了。歲末年關盤點過去一年拍場的風起云涌,城頭變換,最后發現唯有資本是永遠的贏家,面對外部環境的復雜與叵測,金錢永遠只涌向它該去的地方,就像一部電影的名字那樣,金錢永不眠。

回顧本年度全球最高價的十件拍品,它們都在哪里成交?

每年春、秋兩季,夜場、私洽,拍賣行各出奇招,變換打法,但執牛耳者花落誰家?昆斯的兔子、沃霍爾的貓王還是莫奈的干草堆?

TOP1

克勞德·莫奈的《干草堆》

1.107億美元

2019年高價的桂冠戴在了克勞德·莫奈的頭上,他的《干草堆》(1890年), 5月在紐約蘇富比拍賣行以1.107億美元成交,一舉創下印象派藝術作品的拍賣紀錄。

1986年,當時的《干草堆》賣家以250萬美元的價格在佳士得拍賣行將其售出。此前莫奈的拍賣記錄可以追溯到稍早的2018年5月,在洛克菲勒(Rockefeller)專場拍賣會上,當時紐約佳士得將其《綻放的睡蓮》推高到了8468.7萬美元。

很多人都將以Kaws為代表的潮流藝術家看成今年市場的一大趨勢,其實關注印象派的那一小部分人才是這個圈子里的寡頭買家,這有點類似國內的古書畫圈子,人數少但能量巨大。

藏家始終欣賞并追逐高質量的印象派作品,盡管這些作品越來越罕見,雖然如今拍場上出現了更多更年輕一代的競拍者,潮流藝術與當代藝術的標的數量仍占更多的百分比。

但不用懷疑,珍罕的印象派杰作仍然能吸引到同樣多的關注,并創造最讓人咋舌的天價。

僅這一件標的在蘇富比拍賣行近日公布的全年拍賣成交額中便占據了相當大的份額,有多大的分量?

拿數字來說話,2019年蘇富比全球共有55000件標的成交,本年度全球總成交額為48億美元。同樣值得關注的是,蘇富比在私有化后,在法國的拍賣年收入也創下了新的紀錄,總額為3.95億美元。

TOP2

昆斯《兔子》

9100萬美元

看完印象派,再來看當代藝術的表現,杰夫·昆斯的《兔子》霸榜榜單亞軍。

2019年5月在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910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刷新了他自己作品拍品紀錄的同時也一并拿下在世藝術家的價格新紀錄。

季軍稍有意外,通常當人們提及波普藝術和天價時,等號的另一邊一定是臉色蒼白的沃霍爾,但今年這一寶座讓位給了同為波普先驅的勞森伯格。

TOP3

羅伯特·勞森伯格《布法羅二世》

8880萬美元

2019年5月,他的絲網印刷作品《水牛II》(Buffalo II,1964)在紐約佳士得以驚人的8900萬美元成交。

從1996年開始,勞森伯格作品在拍場上的銷售總額僅為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作品的7%,相比市場上沃霍爾作品巨大的流通量,勞森伯格可換手的作品數量就少得多了。

以上是2019年全球拍行拍出的高價拍品前三甲,排名第四到第十的分別如下:

塞尚《水果與水壺》5月13日于佳士得紐約以5929.5萬美元成交

畢加索《女人與狗》5月在紐約蘇富比拍賣行以549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安迪·沃霍爾《雙貓王》5月在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530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艾德.拉斯查《傷害世界電臺2》11月在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5250萬美元成交

弗朗西斯·培根《頭像研究》5月在紐約蘇富比拍賣行以5030萬美元成交

羅斯科《無題》在紐約蘇富比拍賣行以501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

大衛·霍克尼《亨利·蓋爾扎勒和克里斯托弗·斯科特的肖像畫》

3月份在倫敦佳士得拍賣行以3766萬英鎊的價格成交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傲人數字的背后是冰冷的現實。透過市場排名前十的拍品,我們能看出哪些趨勢呢,哪怕只是一點端倪也好。

1、紐約,全球藝術市場的中心

紐約在高價拍品的成交方面遠超倫敦,榜單排名前九的作品悉數在紐約售出,只有一幅,且排在榜單末位的大衛·霍克尼經典雙人畫《亨利·格爾德札勒與克里斯托弗·斯科特》是在倫敦拍出,售出價格3766萬英鎊。

3766萬英鎊不僅創造了大衛·霍克尼個人拍賣的第二高價和霍克尼在歐洲市場的最貴成交,也是2019年倫敦20世紀藝術季中的最高單價。

2、男性藝術家市場表現依舊強勢

塞尚 、畢加索、莫奈、勞森伯格、羅斯科、沃霍爾、培根、昆斯、霍克尼,這些藝術家無論藏家還是拍行專家,甚至藝術愛好者都早已能夠倒背如流,發現什么共同點沒?

2019年女藝術家路易絲·布爾喬亞的《蜘蛛》(1997)在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3200萬美元成交,這個價格能夠位列高價拍品榜單的第15位。

路易絲·布爾喬亞的《蜘蛛》(1997)在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3200萬美元成交

3、蘇富比,佳士得的寡頭地位

2019年的外部經濟環境不可謂不差,創投寒冬,資本離場,藝術品市場其實也同樣難捱,所有大小拍行都在找尋藏家口味與搜羅精品的道路上雙管齊下。

不過金字塔效應同樣顯現在藝術品市場上:佳士得和蘇富比仍然是拍賣世界里的終極大玩家,穩穩地將2019年度排名前十的拍品收入囊中,分別為佳士得的6件和蘇富比的4件。

2020,機遇和挑戰哪個先來

總結完2019年的全球拍場Top10,還是那句話,貴的還是那些,在一片“我太難了”的聲音之下,市場在2020年會如何前行,外部經濟走向依舊不甚明朗,拍品成交的愈加兩極分化,機遇和挑戰哪個先來?

拍賣行征集考量的是拍品的學術,市場和流行趣味,征集到最好的貨,找到最重量級的藏家,貨不在多而在精。

專場的精準設置和市場強大的招商能力是拍賣行獲得成功的不二法門。

寡頭拍行引領趨勢,中小拍行順應變化,找對節奏,在大方向上精準把控,細分板塊里精耕細作。

做好這幾點,無論新的一年是“寒冬”繼續,還是逐漸“回暖”都值得拭目以待。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圖文熱點

熱門推薦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