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攝影在線官方網站

土氣而浪漫:鏡頭下80年代的北京

2020-4-17 09:42| 發布者:cphoto| 查看:1040| 評論:0|來自:北京日報

摘要:“2019年夏天,閻雷回法國前,把他所有的圖片都拷給了我。疫情期間,我沒事打開硬盤里他的文件夾,翻到“昨天的北京”,一下便被吸引住了,閻雷的照片看過很多遍了,但單獨欣賞“北京專題”這還是第一次,尤其是他拍 ...

“2019年夏天,閻雷回法國前,把他所有的圖片都拷給了我。疫情期間,我沒事打開硬盤里他的文件夾,翻到“昨天的北京”,一下便被吸引住了,閻雷的照片看過很多遍了,但單獨欣賞“北京專題”這還是第一次,尤其是他拍攝的八十年代的北京,讓我覺得即熟悉又陌生。

一個在我心目中理想化的烏托邦一樣的八十年代的北京,怎么被一個法國攝影師拍得如此世俗化和生活化?仔細一想,也不奇怪,整個80年代我都是在北京的校園中度過的,在我的記憶里,八十年代就是殘酷而充滿希望的青春,混雜著憧憬、無聊、躁動、孤獨,伴隨著艾略特的詩歌、海明威的小說,港臺流行歌曲,崔健的搖滾樂。

而真實的八十年代的北京的市井生活是什么樣子呢?彼時的閻雷用一個外國人好奇的眼光,觀察著記錄著,為我們留下了一段生動而美好的記憶,一個土里土氣而又浪漫生機勃勃的照片中的昨天的北京。——那日松

那是一個物質相對匱乏,卻又熱情高漲的年代。“八十年代”這一名詞就像一個符號,刻錄著一代人在成長過程中,親歷的國家轉型和社會文化飛速變遷。

閻雷(Yann Layma),一位法國攝影師,用鏡頭記錄了時代變化中的普通中國人的日常。1985年,閻雷以自由攝影師的身份首次來到中國,從此便和中國結緣,三十多年間,幾乎用腳步和鏡頭丈量了中國每一塊土地。

北京,是閻雷當年來到中國的第一座城市。他說:“那時,整座城市籠罩著一片灰色,像索然無味的白開水一樣。干燥的風吹得噼啪作響,到處都是煤球的氣味。”

1985年,北京,長安街。 攝影/閻雷

那時候,很多人的著裝還保持著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千篇一律的黑藍灰色系。

1985年,北京。 攝影/閻雷

1985,北京,天安門廣場。 攝影/閻雷

統一的著裝下,到處可見紅色標語。還未完全開放的中國,讓閻雷感覺無法“捕捉”真實的中國。

1985年,北京,長安街。 攝影/閻雷

1985年,北京,長安街。 攝影/閻雷

慢慢地,閻雷看到了看似簡樸的灰色氛圍下的中國,隱藏著種種微妙的變化和激蕩。他發現了一個出乎意料的中國:夜幕下的紫禁城紫色城墻外,同性戀者在尋歡求愛;秘密的地下舞會上,年輕人開始學跳迪斯科;在一座體育館里,中國一家股票交易所開門營業了。

改革開放的萌動,悄悄改變著人們的生活,也改變著古都北京的面貌——老北京的傳統和新時代的變革并存。

讓我們將時間撥至八十年代,

通過閻雷的鏡頭,一起回望那個難忘的年代……

那是一個除了黑藍灰,大家都極其迷戀“國防綠”的年代。

1985年,北京,北京站。 攝影/閻雷

1985年,北京,故宮。 攝影/閻雷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人人愛穿軍裝,個個愛戴軍帽,全國的人都為擁有一身綠軍裝而自豪。綠軍裝在改革開放的頭幾年依然流行,如果能穿著綠軍裝在天安門跟前留個影,甭提有多驕傲!

1985年,北京,故宮。 攝影/閻雷

小朋友要是穿身綠軍裝,再扎個棕色武裝帶,神奇十足地往那兒一站,一定會成為焦點。

1985年,北京。 攝影/閻雷

如果再配上一把玩具手槍,那屁股后面肯定追著一群跟屁蟲。

夏天左手一個玻璃瓶汽水,右手一個義利面包,是當年北京小屁孩最簡單的快樂。

到了秋冬,賣糖葫蘆的小販走街串巷吆喝“葫蘆冰糖兒……”,小孩在屋子里就坐不住了,默默地盤算家長兜里的錢……

1985年,北京,天安門廣場。 攝影/閻雷

而大人們則忙著買冬儲菜,大白菜、土豆、蘿卜,順帶提溜點雪里蕻之類的可以腌制的菜。過去,北京冬季蔬菜少,價格高,入冬前備好一個冬天吃的蔬菜就很有必要了。

存菜以大白菜為主,每家少則幾百斤,多則千來斤,一車車的冬儲菜成為一道道亮麗的風景線。老北京人曾經有這樣一句話:“每個人一輩子吃的大白菜摞起來,大概要有北海塔那么高”。

1985年,北京。 攝影/閻雷


1234下一頁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返回頂部